查看: 57|回复: 0

父母乐,即为孝

[复制链接]

87

主题

114

帖子

932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932
发表于 2017-12-5 08: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母乐,即为孝

上中学时,因学校没食堂,须自带干粮,我们常拿的是煎饼,既好放冬日里也不太凉。周一我们早早返校,母亲边洗我们换下的衣物,边备下玉米糁子,周三浸泡好,周四在石磨上磨成糊糊,周五就开始摊下一摞摞的煎饼。天气不好时,柴禾湿湿的,饭棚里的浓烟直呛人眼。周六下午,我们回家后,母亲想方设法地做几顿好吃的,又缝扣子又补衣地忙活,一包包的煎饼已备好,放了好多花生油的炒咸菜也装好。周一,我们一早返校,母亲又如此循环地忙碌。母亲的劳累不单单是供我们上学,还有五口人的责任田,及院里的鸡鸭猪院外的菜园。我不知母亲摊了多少斤煎饼,却想象出母亲为此所受的煎熬。
落榜后经过考试,我得以有了任教的小机会,这让母亲很是宽慰。第一次开了105元的工资,其中10元被扣为国库券,我把余下的95元如数交给了母亲。晚饭后,母亲攥着这95元钱美美地睡了一小觉,醒后又喃喃自语:“摊了这么多年的煎饼供闺女上学,这不摊出钱来啦。”我们这个家世代为农,不曾有过文化的熏染,是母亲摊着煎饼让我从混沌走向清晰。能让操劳多年的母亲在乡亲们面前抬高一回头,攥着95元钱知足地乐一回,是我那年龄里的微薄孝心。
父亲的工作单位离家六十多里,只要有零散的时间就匆匆往家赶,为的是替母亲多干一点农活。我们都小时,家里缺吃的,父亲冒着大雨回家送粮,遭遇了洪水。有时下了夜班,着急往家赶的父亲,会困得在自行车上睡着,有一回差点碰到一辆货车上,想想都后怕。有时间,父亲会询问我们的学习情况,并以一元或五角不等,发给我们当零花钱,我通常攒下来订阅了《语文报》。父亲略通书法,爱读《水浒传》和武侠小说,闲时爱讲给我听。在父亲的影响下,我又遗传了母亲会绣花会剪纸的别样审美观,喜欢以词为针以字为线,缝制梦想的绸衣。
娘和父亲的心思是一样的:只要孩子上学有出息,无论多难都要供;父亲和娘的期望是相同的:这四个孩子中,哪怕供出一个来也是好的。我们的父母全身心地扑在这个家上,过日子方面不想落人半步,供养孩子方面更不想误一天。我感谢父母的开明,让我们姊妹三个和弟弟一样,接受同样的教育。我有好多女同学,小学一毕业,家里就让其辍学,帮大人卖豆腐炸油条或出坡劳动。我感恩父母的艰辛付出,给了我们一个亲情浓浓的家;我感激父母没让我们输在上学路上,给了我们一份知识的疼爱。
“教育的最大功能就是使生命敏感”,因为认下了一些字识下了一些语,我才有幸在语言壤土里学着开花。一想到母亲,我和我的文字跪着爬行,一想到父亲,我和我的素笺虔诚叩谢。做个不给家族抹黑,努力向上的孩子,是我一生都要行的孝心。
母亲爱烹调,农家饭做得地道又筋道。秋收时,最爱吃母亲用新粮食摊下的煎饼,就着用鏊子刚烙好的的萝卜饼或眉豆盒子,见我吃得欢实,母亲忙活得更有劲了。伴着如蝶的饭香,随着至浓至醇的母爱,故园的诗意从心底翩跹而出。退休的父亲爱垂钓,爱侍弄庄稼,每次返城时,车的后备箱像个移动的小故乡:有新鲜的鲫鱼、香椿芽花椒芽、薄荷小青葱等,或有新鲜的花生、玉米红薯、南瓜山楂等。我每次回家,父母乐颠颠地像过节,每个孩子回家,父母都乐上好几天也念叨上好几天,他们的心里眼里都是四个孩子。父母是线轴,孩子走多远都是他们的牵挂,父母是磁场,孩子跑多远,亲情的磁性都朝向父母。
勤回家尝尝母亲张罗的美味,体会一下父爱的深沉,就是素朴的孝真挚的敬。没有不忙的工作,没有做完的家务,莫“子欲养而亲不待”,莫让孝意生了锈冷了场。
还在上学时,邻家大娘的两个闺女,因与婆婆或丈夫吵架轮番地跑回娘家,有时一住两个月,甚至大半年不回去,每一回都把大娘折腾地大病一场。还有一邻家的二儿子不学好,爱打架爱赌博,不是被人打得满地找牙,就是被债主追得四处躲藏,其父母被逼得就差喝药上吊了。那时我就暗想:我长大了,决不让父母有此遭际。长大后,我就好好工作,不顺心的事自己想办法解决;结婚后,就好好经营家庭生活,有什么难事自己去摆平。见我们一家三口乐融融地回家,父母就放心有笑,见我工作得还可以,父母就宽心有乐。父母把我们养大了帮我们成家了,接下来怎么掌管人生,就是我们自己的责任了。
我们挣不来金山银山不丢人,而放任自流把自己混成“瘪三”,可就是对父母一辈子的亏欠。会打理生活会处理生存的毛刺,不给父母添忧添堵,维护好自己的婚姻学好做正事,就是孝就是顺。
其实,父母对我们的期待并不多:成家立业,懂事明理就行;我们报答父母也不难:堂堂正正做人,认认真真做事即可。身为晚辈,兼顾好自己的小日子,就是孝的红包;让父母宽慰,就是孝的存款;让父母省心,就是孝的利息。


一朵云(外三首)

一朵云,不声不响
飘在头顶
我用一盆水,邀请她
她高兴地来到我家
和我一起忙活一天的家务

黄昏时,我还是用那盆水
送云儿回家
她左手的花丝巾
是我送的
右手的红尘信札
是她自己精心整理的


收音机

早晨,太阳把音量逐渐拧大
人们在新闻、音乐、相声中劳作
午时,太阳似喇叭
招呼各处的人们吃饭
饭后,太阳把音量逐渐拧小
黄昏时分,全部关闭
人们在星星、天籁中摊开睡姿
第二天,太阳又把音量拧大
依次播放新闻、音乐和相声……


误入车间的麻雀

一只小麻雀,误入轰鸣的车间
左翅惊恐,右翅哀怨
扑扑楞楞地掉下几根羽毛
把窗玻璃也碰得生疼生疼
我赶紧把四下的窗子打开
过了好久,小麻雀才找到出口
向我鸣叫两声,飞走了
想起李清照的那句词:
“误入藕花深处”
回头,车间开出了几朵菡萏


喜欢芦苇

喜欢芦苇。喜欢
它们孤傲地站在一面坡里
甩响寒冬的鞭
喜欢芦苇。喜欢
它们在水洼处,轻轻摇晃
或有或无地唱着歌谣
喜欢芦苇。喜欢
它们收留鸟雀,收留落日
连天籁也收留得清清楚楚

风儿爱走过来,和芦苇闲聊
聊到兴时,忽起笑的漩涡
荡起弧形的快乐
我坐在芦苇的旁侧
让自己陷落于松散中
起伏的芦苇丛似镂空织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