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1|回复: 0

口下留德

[复制链接]

120

主题

153

帖子

1269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1269
发表于 2018-10-6 09:23: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口下留德


念白字

多年前,一位男同事,正与人侃侃而谈,他嘴里出现最多的词汇是“奇形”,细听他们说话的内容应是“畸形”。回去我查遍了字典,也未查出“奇形”,更断定他念了白字。
一位文化不多,却当了段长的老工人,大夏天里,正给我们开安全会,他挽起裤腿脚,先搓左大腿上的灰,再搓右大腿上的灰,又搓胸脯上的灰,搓成一个团后,时不时弹向我们。搓灰的同时,他断断续续地念文件:“……我们要防患于末然”,我的天,应该是“防患于未然”,这句关于安全的老话,他都没搞清楚啊。
我在看一体育比赛,当主持人介绍某运动员,说他平时“不苟(gou)言笑”,我一怔,这个词我可是常念“不苟(ju)言笑”,赶紧翻字典,唉,是我念错了呀,在“苟(gou)且偷生”里念对了,在这里却念错了。自此在公众场合,一点也不敢拽词,生怕念了白字。


那人却在LG处

一位女技校生,相亲相了一大堆,也未成。男孩A,对其一往情深,去约她,她也不拒绝,买东西送她,她也收下,她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就这样拖拖拉拉五六年,男孩A终于放手,她也很快与LG的一位男工相识相恋并闪婚。
与同事们说起此事,我说这就叫“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LG处。”不过,如此消费别人的感情,实在不妥;对于不咸不淡的感情要及早放手,即使握馊了也不是你的菜。
世界上有很多债还不起,感情债是其中之一。


干闺女

多年前,有人和我说张某某是谁谁的干闺女,我点头。在我们老家,干亲有很多,拜干亲的仪式很隆重,且两家要常年走动,有越赶越亲的说法。。
后来,又听说王某某的老婆是谁谁的干闺女,李某某是谁谁的干闺女,我纳闷,这领导认这么多干闺女,都得走动,他也不嫌麻烦。同事白了我一眼,你还不懂啥情况啊。
原来,这干闺女与我们老家的干闺女,并不是一个意思啊。


要让别人知道你是谁

女同事老LAI,每每有领导来我们车间检查工作,她蹭着脸向前打招呼,过后并向我们炫耀,她和谁谁很熟,当年谁谁谁曾介绍给她,她没同意,言外之意就是当年她同意了,她也就成官太太了。我暗想,你认识这多领导有啥用啊,人家在心里并没看重你,只是表面上热情。谁谁当官跟你没关系啊,那是他的老婆有助夫运,你若跟了他,一定混得很烂。
别说你认识谁谁,要让谁谁说认识你,这才表明你站到了人生的高处。
如今,老LAI退休了,还在说认识谁谁谁,有用吗。


可怜见的

有四五位女同事,上班下班的话题除了说说电视剧,就是张三李四王五的扯琐事。刚开始我很纳闷:天天说这些,她们烦不烦?后来明白了:她们没多少文化,书不看报不读;她们的生活圈极窄,除了娘家婆家就是单位;她们的日子单调,看看孩子做做家务上上班,看看肥皂剧就是她们的最高精神生活。她们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大,只能一辈子窝在这里吵得不可开交。
可怜见的。


有毒的霾

章姓女,满口谎言,水平寥寥,却时时想上位,告黑状恶状最拿手,有受害人狠狠地说:“重新另来了也这兽性!”。
纪姓女,嫉妒心极重,谁有成绩她就打压谁。
冯姓女,月月做新人,却时时对人刻薄尖酸。
黎姓女,事事以自己为中心,别人干的活她毫不客气地捞到自己碗里。
徐姓女,暗地挑事极多,却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她说别人的坏话,会认真地移接给他人。
吴姓女,是领导的好帮手,表面对谁都客气,表面对谁都热情,有人送她“笑面虎”。
……  ……
为了生存,我只能天天吸着这些有毒的霾。为了有点安全感,我只能自己净化空气。这些霉素,也让我看清了人的某些本性,也让我有了抵抗力。



口下留德

这件事是听老工人们说的。
有位老工人,平常说话很骚,口无遮拦,特别是对女人的评价更是带着深深异味。这天,一群老工人在闲聊,从老远处走来一窈窕女子,这位老工人咂摸咂摸嘴,说了一句极其淫秽的话,引来男人们的粗野笑声。
女子走近了,竟是这位老工人的亲闺女。
据说,这位老工人因这件事,臊得上吊了。


雨雾里的天蒙山


天蒙山的卷首语

天蒙山下的黄秋英
在秋雨中,把香气握成谜面
不想被游人猜中谜底
我蹲下来,用手机轻叩花圃:
舌状的花里我看见了惊艳
羽状的叶里我听见了私语
起身时,我已猜出了谜底
这满圃生香的黄芙蓉啊
是今天天蒙山的卷首语
需要人们静静地细读


沂蒙好声音——《沂蒙山小调》

清灵灵的歌喉如只只雀儿
扑棱棱地飞遍山野
蜿蜒石路是歌的曲谱
山楂树和栗子树轮流做歌词
我在山楂树下听到了沂蒙历史
我在栗子树下听到了沂蒙精神
沿阶登高,再俯瞰小调的诞生地
早已隐没于雨雾中


蒙山叠翠

各种树,相互重叠
各色绿,彼此渗透
或并排而立,对游人礼数周全
或两两对望,对游人妥贴有礼
随山势而建的路曲曲弯弯
新生的雨雾争相押着山路的韵
茂密植被或平平或仄仄
谷幽壑深或仄仄或平平
人如荡在云波间,各寻喜欢的韵
我以丛丛红蓼花为韵,吟七言绝句


水精灵在歌唱——葫芦崖瀑布

一拐过山路,就听见水的吟唱
一帘瀑布直冲而下,珠花迸溅
我欣喜地靠近,去接颗颗晶莹
纵然湿了衣,纵然湿了襟
我也高兴地贪恋
这是水精灵在歌唱——
在天蒙山搭建的600多米的舞台上
如此高蹈的性情,令我折服
如此豪迈坦荡的气势,引我叹服
蹦蹦跳跳的水音符们
送出我好长好长的一段山路
抬头再凝望瀑布
仿似天蒙山特意灌制的一张唱片


天蒙山,一直在这里

饭店门外的一盆玉簪,一棵南天竹
做了此行的结束语
再望天蒙山,云雾不再
我虽一站站看过了山的景点
我虽一步步丈量了山的景色
我只是一个过客
天蒙山,依旧守着自己的山情水韵
不与谁竞技,不为谁纠结
年年岁岁,波澜不惊
岁岁年年,绿意守恒
我来,是为共享美丽山色
我离开,揣走满山的空蒙记忆
天蒙山, 一直在这里
被人向往,被人惦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